当前位置:首 页 >> 新闻中心 >> 中医文化 >> 中医治未病 >> 内容

中医药防治甲型H1N1流感的优势

发布日期:2016-03-03 17:21:00   作者:刘远林   来源:贺州市中医医院   浏览量:775

    甲型H1N1流感属中医的温病范畴,发病和缓为“时疫”,急重为“疫疬”。中医几千年来对温病治疗积累了极为丰富的临床经验。从张仲景的《伤寒病杂论》到李东垣的《内外伤辨惑论》,从叶天士的《温热论》到吴鞠通的《温病条辨》,中医对不同特点的温病都有完整理论体系和独特的辨证方法。清代著名温病医家叶天士在他的《温热论》的证治总纲指出:“温邪上受,首先犯肺,逆传心包。肺主气属卫;心主血属营。”疫病是一类传染性极强,可造成大面积流行,起病急,危害大,病死率较高的疾病的总称。在中医典籍《黄帝内经》中即有关于疫病的记载,如《素问•刺法论》云:“帝曰:余闻五疫之至,皆相染易,无问大小,病状相似。”《六元正纪大论》云:“病大至,民善暴死。”因此甲型H1N1流感应该诊断为“瘟疫”,但根据不同的季节可以诊断为风温、暑温、温燥、冬温等。

 


    中医对于疫病病因的认识,随着不同疫病的流行及临床实践的深人而逐渐深人。内经基于“运气”学说,提出了“五疫”的概念。东汉张仲景在《伤寒杂病论》一书中提出“时行之气”为疫病之源,他说:“凡时行者,春时应暖,而复大寒,夏时应热,而反大凉,秋时应凉,而反大热,冬时应寒,而反大温,此非其时,而有其气,是以一岁之中,长幼之病,多相似者,此则时行之气也。”而后,魏晋时期医家王叔和提出了疫病乃“伏寒变温”,为后世温病学派的“伏邪”学说做了铺垫。金元时期医家刘完素,以运气学说立论阐发“主火热”理论,提出“六气致病”说。他认为:“六气皆从火化、燥化”和“六经传受,由浅至深,皆是热证”,倡导初起治以辛凉解表,人里则用泻火养阴之法,为后世温病学派的建立奠定了基础。明末清初医家吴又可基于自己治疗疫病的经验,著《瘟疫论》一书,提出:“夫瘟疫之为病,非风、非寒、非暑、非湿,乃天地间别有一种异气所感。”极大的丰富和充实了中医疫病理论。疫病的发病主要与感受疫邪深浅及本身正气盛虚有关。《素问•刺法论》云:“岐伯曰:不相染者,正气存内,邪不可干”。吴又可在《瘟疫论》中提出:“正气充满,邪不易人;本气充满,邪不易人;本气适逢亏欠,呼吸之间,外邪因而乘之”,“或遇饥饱劳碌,忧思气怒,正气被伤,邪气始得张溢。”而李东垣在其名著《内外伤辨惑论》中指出“脾胃一虚,肺气先绝”,脾胃气虚,则阳气下陷;元气不足,则阴火上冲。他提出了“益气升阳”的治则,并以“补中益气汤”为主方配合四时用药加减,丰富了疫病病机及治疗理论。甲型HINI流感发生于春末夏初,此时人体阳气弛张,湿气渐盛,蕴积可化热。若逢疫病之气流行,兼挟秽浊,由口鼻而人,感而发病。外感毒邪,内蕴积热,外邪内热合而发病,化生毒热,蕴生癖毒,内舍脏腑;正气虚损则阳气下陷,疫毒邪热得乘其位,弥漫三焦,耗气伤津;气血耗伤,进而内闭外脱,终致危象。鼻通于肺,肺与大肠相表里,则邪热移于大肠或因其兼夹秽浊,可见腹满、腹胀或泄泻等证。由此可见中医在治疗甲型H1N1流感已经有较全面的认识及治疗经验。


    中医在治疗甲型H1N1流感时最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经验:

    一、未病先防
  中医对外来病邪的概念和思路是“以人为本”的疾病观和治疗思想,治疗疾病从调整人体阴阳平衡入手,激发人体正气及自身抗病力,注重对人的起居、饮食、运动的调养及中药的预防。
  (一)生活起居
  1、“虚邪贼风、避之有时”远离患者,减少聚集,及时增减衣物。
  2、“饮食有节”饮食要适时、适量、适温。
  3、“起居有常”作息规律、适量运动、勤洗手,居室常通风。
  4、“精神内守”正确认识疫情,避免“恐则气下,惊则气乱。” 对流感产生恐惧之心,必导致气机逆乱,气郁化热,产生毒热之邪,更易招致外感
  (二)饮食调理
  1、葱白15克、白萝卜30克、香菜30克,适量加水煮沸热饮。
  2、赤小豆、绿豆、白扁豆各30克,加水500毫升煮熟食用。
(三)中药预防
  1、贯众25g 板蓝根25g 桑叶15g 水煎服,连服三天。
    2、桑叶菊花水:桑叶30克,菊花30克,芦根20克。沸水浸泡代茶频频饮服。
 二、已病防控
  西医对病原体及其流行和致病机理的研究,提出了针对性的公共卫生预防措施,这对防止疫情的蔓延流行有极其重要作用。疫苗的研制增强人体特异性免疫力,服特效药物以杀灭抑制病毒。中医与西药可以互补治疗,根据出现的新疫情,应用中药复方干扰和个体化治疗,正是中医所具有的优势。
三、有病早治
  (一)早发现
  首先对甲型H1N1流感症状了解,才能做早诊断早治疗。
  1、甲型H1N1流感潜伏期
  一般多在1-3天,一般潜伏期最后一天具有传染性,此期应多喝水,多吃含维生素食物,尤其应早用中药,如板兰根冲剂、清开灵胶囊等。
  2、甲型H1N1流感高热朝
  病毒感染后第3-4天,持续高热是明显特征之一,体温在39度以上,持续3-4天,伴有头痛、眼干、咽干、全身酸痛等,此期最具传染性。治疗以中西结合为主。
  3、甲型H1N1流感恢复期
  病毒感染后第6-10天,热退后乏力。这时 建议到户外活动,吸新鲜空气,晒晒太阳。加服中药调理对身体的恢复 有好处。
  (二)早治疗
  北京中医药大学姜良鐸教授,是卫生部、国家中医药局制定甲型H1N1流感预防、诊疗方案,参加一线诊断工作的专家。他说:“甲型H1N1流感,病邪属风热毒邪,其共同点是发热,在37.3-39度左右。从国内确诊的病例甲型H1N1流感病情可分风热毒邪袭肺卫和卫气同病两种证型。”
  1、临床分型
  (1)风热毒邪袭肺卫
  症状:发热、微恶寒、流涕、鼻塞、咽痛、咽干、全身酸痛等。
  治则:疏散风热、清热解毒。
  方药:银翘散加减。
  (2)风热毒邪外袭卫气同病
  症状:发热、微恶寒、流涕、鼻塞、咽痛、口渴、汗出、咳嗽、全身酸痛等。
  治则:疏散风热、清热宣肺。
  方药:银翘散合麻杏石甘汤加减。
  2、兼夹症治疗
  风热毒邪可灭湿、食、气滞、淤血、痰热等,可在主方基础加藿香、佩兰、苏叶、厚朴、生麦芽、莱菔子、神曲等。
  3、急重病人治疗
  对于因邪毒炽盛,免疫功能受病毒强烈影响而应答过亢,伤于肺引起肺炎,甚至出现呼吸窘迫综合症。伤于心血管引起心肌炎,甚至出现弥漫性血管内凝血。伤于神经系统出现非特异性脑炎。治疗最好用中西医结合治疗。中医以祛邪解毒,行气散瘀,可用升降散、解毒活血汤,随证加减,加服中医急救成药如:安宫牛黄丸、至宝丹、紫雪丹、六神丸等。
甲型H1N1流感对人类虽然危害很大,引发严重并发症,但只要采取科学防控措施,积极治疗,是可防、可控、可治愈。正因为如此卫生部公布的《甲型HINI流感诊疗方案》中提到“要重视发挥中医药在防治工作中的作用”,充分说明中医是防疫治疫体系中不可或缺的力量。

责任编辑: